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螃蟹
目录
位置:主页 > 健康饮食 > 螃蟹 >

揭秘:《红楼梦》里最爱喝酒的女子到底是谁?

《红楼梦》里的女子似乎都是能喝几杯的。连体弱多病的林黛玉,吃螃蟹时也会要烫壶黄酒热热地喝上一口。“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一节中,小姐丫头全都喝起酒来。若问女子之中谁最爱喝酒,想必看过《红楼梦》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史湘云!”

像林妹妹这样的弱质美人,也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情调,到了史湘云这里,就成了“斗酒十千恣欢谑”了。

所以湘云不爱行令,嫌那样太过文绉绉。宝玉和宝琴做寿,大家行令,“湘云等不得,早和宝玉‘三’‘五’乱叫,划起拳来。”

湘云这姑娘喝起酒来,放怀畅饮,毫无节制。以至“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众人去看时,只见史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上,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哄哄的围着她。

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搀扶。史湘云口内犹作醉语说酒令:“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宜会亲友。”这一醉别有情趣,史湘云从此走进了人们的心中。

林黛玉内敛成了孤标傲世,史湘云则外化成了豪迈放诞。如果说黛玉追求的是一种出世的超脱,湘云身上更多的则展现出一种入世的情趣,这种对比在芦雪亭联诗中表现得十分鲜明:下了场大雪,大家商议作诗,众人来到芦雪庭,独不见了宝玉和湘云,原来二人计算那块鹿肉去了,找到他们时宝琴说:“怪脏的”。黛玉说:“今日芦雪庭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亭一大哭。”史湘云却说:“我吃了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鹿肉,今儿断不能作诗。”……“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

史湘云身上那种豪迈的情致,没有给人以粗野之感。清代涂瀛《史湘云赞》中的一段评论文字:“青丝拖于枕畔,白臂撂于床沿,梦态决裂,豪睡可人,至大烧大嚼,裀药酣眠,尤有千仞振衣、万里濯足之慨,更觉豪之豪也。”史湘云的放怀畅饮好像有点好酒成癖。酒对于史湘云来说不再是举杯浇愁的工具,而是畅享世间快意生活的写意画,她活得潇洒而轻盈。

《红楼梦》里还有个人和史湘云持一样的生活态度,那就是她的姑奶奶——史太君贾母。据脂砚斋透露,她从前便是枕霞阁十二钗中的人物,也曾是个性情少女。老太君在晚年时,仍然流露出潇洒爽朗的个性,她喜欢和孙子们玩笑戏闹,厌恶贾政式的一本正经,她也是个爱喝酒的人:第五十四回下半回写“王熙凤效戏彩班衣”招引贾母欢笑,贾母果然笑道:“可是这两日我竟没有痛痛的笑一场,倒是亏她才一路笑的我心里痛快了些,我再吃钟酒。”

看到这里,让人不禁猜测:流淌在史湘云身上那种好酒的血脉,是不是来自这位姑奶奶的遗传?在酒宴、灯会这类富有情趣的文化活动中,兴头最高最为活跃的在年轻一辈中当数史湘云,老一辈中自然是贾母了。贾母年轻时可能没念过什么书,可这并不妨碍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在书中,我们不时可以见识到她的高雅品位。

贾母让小姑娘们演习时“就铺排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借着水音更好听”,中秋赏月时,她感慨说:“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一直到老,贾母都在兴致勃勃地追求着生活中的乐趣,从史湘云的身上,我们可以看见这位老太君年轻时的影子。反之,我们也可以推测,史湘云如果到了年老,是不是也和她这位姑奶奶一样活得有滋有味呢?

贾母和史湘云有一个共同点是不仅活得潇洒,而且活得有趣。其实,这也是诗意栖居的一种方式。而现代人,为生活而奔波,为琐事而烦恼,是不是活得太沉重了?

心存向往,几多梦里青黄了,且看云间笑语,光风霁月,何必浅吟低唱?快哉洒脱,极目远望,不见忧伤。幸福的人不写忧伤,岂不美哉?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芦荟> 螃蟹> 丝瓜> 猪血> 鸭血> 鱼油> 黄花菜> 柚子> 奶茶> 木瓜>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