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91节_第100节

第91节

有许多人从后面陆续追来。有一个骑白马的人拿着套马竿子,一马当先追上来。

孛斡儿出(对帖木真)说:

“朋友,你把弓箭给我,我来射他!”

帖木真说:

“我怕你为我受到伤害,我去射他吧。”

说着,返身迎战。

那个骑白马人站住,把套马竿子[1]一指,后面的同伴们陆续赶来。但那时太西坠。天色渐暗,后面的人都因天色已黑,逐渐站住不追了。注释:

[1]套马竿子—《秘史》原文为“兀兀儿合”(u’urgha),旁译“套马竿”。

第92节

那夜兼程而行。经过三天三夜兼程而行,到了(纳忽伯颜家)。

帖木真说:“伙计,如果没有你,我怎么能找回这些马?咱两分吧。你说要几匹?”

孛斡儿出说:

“我因为好友你(追寻马),走来得狠辛苦,我为帮助好友你,与你结伴同去(追寻)。我还要外财[1]么?我父亲是有名的纳忽伯颜(富翁),纳忽伯颜的独生子就是我。我父亲所积累的财产,尽被我用的。我不要。(不然)我的帮助算什么帮助呢?我不要!”注释:[1]外财—《秘史》原文为“完者”(ola),旁译“外财”。完者,意为获得物,尤其是围猎所获的猎物,战争所获的战利品。

第93节

到了纳忽伯颜家里。纳忽伯颜以为自己的儿子孛斡儿出走失了,涕泪交流,忽然见到自己的儿子,就一面哭,一面责备。

他的儿子孛斡儿出说:

“怎么啦!我见好朋友(为寻丢失的马)辛苦走来,就伴同他去了,现在回来了。”

说罢,骑着马去把放在野地上扎起来的皮桶、皮斗取回来,杀了一只肥美羊羔,给帖木真做行粮,又把一皮桶食物驮在马上给帖木真在路上吃。

纳忽伯颜说:

“你们两个年轻人,要互相照顾,今后不要相弃。”

帖木真回去了。他走了三天三夜,才回到桑沽儿小河边的家里。

母亲诃额仑、合撒儿等弟弟们正在发愁,见他回来了,都很高兴。

第94节

帖木真自从九岁时与德薛禅的女儿相处之后,至今别离未见,如今他同别勒古台顺着克鲁涟河而下,去找孛儿帖夫人。

当时,翁吉剌惕人德薛禅住在扯客彻儿、赤忽儿忽两山之间。德薛禅见

蒙古秘史到帖木真,非常高兴,他说:

“我听说泰亦赤兀惕兄弟们嫉恨你,我忧愁得绝望了,好不容易见到了你!”

于是,让孛儿帖夫人与帖木真成婚。[1](婚后,)送他们回去。德薛禅送到客鲁涟河的兀剌黑啜勒地方,自己回家去了。他的妻子、孛儿帖夫人的母亲,名叫搠坛。搠坛送她的女儿,一直送到古连勒古山中桑沽儿小河(的帖木真家里)。注释:

[1]让孛儿帖夫人与帖木真成婚—据《蒙古源流》卷三记载,戊戌年(1178年)帖木真十七岁时与孛儿贴结婚。

第95节

搠坛回去之后,(帖木真)派别勒古台去叫请孛斡儿出来做伴。

别勒古台一到,孛斡儿出连自己的他父亲也没告诉,就骑上一匹拱背的甘草黄马,捎上自己的青色衫,和别勒古台一同来了。

这就是他前来做友伴的经过。

第96节

(帖木真全家)从桑沽儿小河迁移到客鲁涟河源头的不儿吉额儿吉(额尔吉为河岸、河湾之意)安营住下。

(孛儿帖夫人的)母亲搠坛曾送来一件黑貂皮袄[1],做(她的女儿)初见公婆的礼物[2]。(帖木真说:)

“克烈亦惕[3]部的王汗[4]以前曾和父汗也速该互相结为安答[5](义兄弟),因为和我的父亲互称安答,那么也就如同父亲了。”

知道王汗住在土兀剌河[6]的合剌屯[7](黑林)中,帖木真、合撒儿、别勒古台三个人就拿着那件黑貂皮袄前去。

到了王汗那里,帖木真说:

“您以前与我父亲结为安答,也就如同我的父亲。因此我把我妻子呈献给公婆的礼物带来呈献给您。”

说着,就把黑貂皮袄献给了他。

王汗很高兴地说:

“我要为你把散失的百姓聚合起来,

答谢你送给我黑貂皮袄。

我要为你把散去的百姓聚集到一起,

答谢你献给我貂皮袄。

我要将此事牢记在心里[8]。”注释:

[1]黑貂皮袄—《秘史》原文为“合剌不鲁罕答忽”,旁译“黑貂鼠袄子”。

[2]初见公婆的礼物—《秘史》原文为“失惕坤勒”,旁译“一见公姑的礼”。蒙古习俗,新妇初到家时,要献给公、婆及丈夫的兄弟以衣物作为拜见的礼物,这就是“失惕坤勒”。萧大享《北虏风俗匹配》曰:“……拜公、姑、伯、叔礼成,各送一衣,似亦为贽。”

[3]克烈亦惕—《元史》译作克烈、怯列等名。蒙古语族游牧部落,分布于今鄂尔浑和土拉河流域,东邻蒙古各部,西接乃蛮,北邻篾儿乞惕。自十一世纪初起,该部首领、贵族信仰聂思脱里派基督教。《辽史》所载该部首领余古赧、磨古斯等,均为基督教名字。十二世纪时,该部有克烈亦惕、只儿斤、董合亦惕、撒合亦惕、土别干、阿勒巴惕等分部。1092年,该部首领磨古斯(又译马儿忽思)反辽,1100年被镇压处死。其子忽儿察忽思不亦鲁黑汗继位,忽儿察忽思死后,长子脱斡邻勒(即王汗)继位。1203年,该部被成吉思汗征服。

[4]王汗—克烈亦惕部主。本名脱斡邻勒,王汗为其尊号。约十二世纪50年代时嗣父位为汗,因残杀诸叔,被其叔古儿汗逐走。后得也速该出兵相助恢复汗位,遂与也速该结为义兄弟。帖木真势弱时,认王汗为义父,借助王汗强大兵力战胜篾儿乞惕部、札木合诸部联盟、塔塔儿部等强敌。1196年,脱斡邻勒助金攻打塔塔儿部有功,受封为王,此后遂称为王汗。后因帖木真部日益强大,王汗对他疑忌渐深,1203年春大举发兵击溃帖木真军。秋,遭帖木真军袭击,败逃至乃蛮边境,被乃蛮巡哨者杀死。

[5]安答—《秘史》此处原文作“安达”,以后各节多作“安答”,旁译“契交”。为互换赠物、立誓结交得义兄弟。参阅王国维《蒙古札记安答》(载《观堂集林》卷16)。

[6]土兀剌河—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土拉河。

[7]合剌屯—《秘史》原文为“合剌屯”,旁译“黑林”。为土拉河畔王汗驻营所在地。

[8]牢记在心里—《秘史》原文为“孛可列因孛克薛图儿扯客列因扯额只图儿阿都孩”,旁译“腰子的尖儿里腔子的胸膈里存着”,直译为:存放在腰尖、胸膈里,意即牢记在心里。

第97节

从那里回到不儿吉额儿吉(家里)时,兀良合惕氏人的札儿赤兀歹老人背着鼓风囊[1],领着他的名叫者勒蔑[2]的儿子,从不儿罕合勒敦山来到。

札儿赤兀歹说:

“你帖木真在斡难河边的迭里温孛勒答黑山出生时,我曾给过一个裹幼儿用的貂皮襁褓。我也曾想把我这个儿子者勒蔑给你,但因为还小,就带回去了。如今让者勒蔑为你备马鞍、开门户[3]吧。”

说着,就把他留给(帖木真)了。注释:

[1]鼓风囊—《秘史》原文为“窟兀儿格”,旁译“扇炉的风匣”,即铁匠所用的风箱,但蒙古人的风箱并非木制的,而是皮制的鼓风囊。由札儿赤兀歹老人背着风囊,可知他是一位铁匠。

[2]者勒蔑—《亲征录》、《元史》作折里麦。蒙古兀良合惕氏人。自幼由其父给帖木真做私属奴仆,为帖木真最早的那可儿(亲兵)。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与孛斡儿出同被委任为侍卫长。随从帖木真征战,以勇猛著称,与忽必来、速别额台、者别合称“四猛狗”。1206年蒙古建国后,以功封左翼千户长。

[3]让者勒蔑为你备马鞍、开门户—即让者勒蔑做帖木真的私属奴仆,尽奴仆所应尽的义务。

第98节

住在客鲁涟河源头不儿吉额尔吉时,有一天清晨,曙光微现,还没大亮时,在诃额仑母亲房里使唤的老妇豁阿黑臣起来说:

“阿母,阿母,快起来!你听,地动声震,莫不是扰害咱们的泰亦赤兀惕人又来了?阿母,快起来吧!”

第99节

诃额仑母亲说:

“快把孩子们叫醒!”

说罢,诃额仑母亲迅速起。帖木真等儿子们也都迅速起,抓来自己的马。帖木真骑了一匹马。诃额仑母亲骑了一匹马,合撒儿骑了一匹马。合赤温骑了一匹马,帖木格斡惕赤斤骑了一匹马,别勒古台骑了一匹马,孛斡儿出骑了一匹马,者勒蔑骑了一匹马。帖木仑由诃额仑母亲抱在怀中,还备了一匹马作为从马[1]。孛儿帖夫人没有马骑。注释:

[1]从马—《秘史》原文为“可勒”,旁译“从马”,即备用供换骑的马。

第100节

帖木真兄弟们骑上赶紧奔向不儿罕山。

老妇豁阿黑臣想把孛儿帖夫人藏起来,就让她坐在一辆幌车里,驾上一匹花腰公牛,溯腾格里[1]小河而行。

当时天还没有大亮,还是昏暗不明之时,迎面有些军人颠着马迂回前来,他们问道:

“你是什么人?”

老妇豁阿黑臣说:

“我是帖木真家的仆人,到他家里剪羊,如今要回我自己家里去。”

那些军人们问:

“帖木真在没在家里?他家离这里有多远?”

老妇豁阿黑臣说:

“他家离这里不远,帖木真在没不在家里,我不知道。我是从他家的后屋出来的。”注释:

[1]腾格里—参照《秘史》前后文,此处“腾格里”,应为“统格黎克”之讹写。罗卜藏丹津《黄金史》叙至此处时相应小河名为“统格黎克”。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