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161节_第170节

第161节

成吉思汗那夜宿在那里,第二天早晨天亮时想要作战,一看王汗的宿营地空无所有。成吉思汗说:

“这些人把我们当作(祭祀亡灵时的)‘烧饭’[1](撇弃)了!”

说罢,就从那里迁移,渡过额垤儿河、阿勒台河的别勒赤儿(两河会流处)[2],继续行进,到达撒阿里原野住下。

从那里,成吉思汗、合撒儿两人了解了乃蛮部的大概情况,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注释:

[1]‘烧饭’—见前文第70节注[2]。

[2]额垤儿河、阿勒台河的别勒赤儿—《亲征录》作也迭河、按台河。培尔列认为,为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后杭省楚鲁特河(旧译齐拉特河,意为“多小石的”河)左岸支流伊德尔河及其支流阿尔泰河的会流处。

[3]撒阿里原野—《亲征录》作“撒里川”。王国维指出:此撒里川在鄂尔浑河东,与克鲁伦河上游以西的撒里川同名异地。

第162节

可克薛兀撒卜剌黑追袭王汗,掳取了桑昆的妻子、儿子和百姓、人口,又掳取了王汗在帖列格秃山口[1]的百姓、马群、食物的一半后,回去了。

篾儿乞惕部脱黑脱阿别乞的两个儿子忽图和赤剌温乘机带着他们的百姓离

蒙古秘史去,顺薛凉格河而下,与他们的父亲会合去了。注释:

[1]帖列格秃山口—即《秘史》第136节之帖列秃山口,其地在今土拉河以西。

第163节

遭到可克薛兀撒卜剌黑的掳掠之后,王汗派遣使者去对成吉思汗说:

“我的百姓、人口、妻子、儿子,被乃蛮人掳去了。我请求我儿派遣你的四杰[1]来救我的百姓、人口吧!”

成吉思汗就派遣他的四杰孛斡儿出、木合黎、孛罗忽勒、赤剌温把阿秃儿整治军队前去。

这四杰到达之前,桑昆在忽剌安忽惕[2]地方作战,他的马腿被射伤,几乎被擒。

这时,四杰赶到救了他,又救出了他的百姓、人口、妻子、儿子,全都还给了他。

于是王汗说:

“以前他的贤父(也速该)救出我的失去的百姓还给了我,如今他儿子(帖木真)又派来他的四杰救出我的失去的百姓还给了我。天地佑护,天地明鉴,我一定要报恩!”注释:

[1]四杰—《秘史》原文为“朵儿边曲鲁兀惕”,旁译“四杰”。“曲鲁兀惕”为“曲鲁兀”的复数形。曲鲁兀,意为骏马、豪杰。

[2]忽剌安忽惕—《亲征录》作忽剌阿山。此词意为红桦树(遮蔽着的山)。培尔列认为,其地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巴彦乌列盖省的乌兰呼斯,位于北纬49度、东经89度。

第164节

王汗又说:

“我的安答(义兄弟)也速该把阿秃儿曾一度救出我的失去的百姓还给了

蒙古秘史我,如今帖木真儿子又救出我的失去的百姓还给了我。这父子两把我失去的百姓收集起来给了我,他们收集百姓是为了谁辛苦啊!

我如今老了,

我老了,要登上高山死去了。

我死了,就埋葬在山崖上,

由谁来管理全部百姓?

我的弟弟没有品德,我虽有独子桑昆,但如同没有一样。让帖木真儿子作桑昆的哥哥,我有了两个儿子,就安心了。”

于是,王汗与成吉思汗相会于土兀剌河的黑林中,互相结为父子。他们互相结为父子的缘故,是因为以前也速该汗父与王汗结为安答(义兄弟),(王汗)就如同(帖木真的)父亲一样,因此结为父子。

(王汗、帖木真)两人互(订誓约)说:

“征讨众多敌人时,

咱俩在一起一同发兵出征;

围猎野兽时,

咱俩也一起同去围猎。”

成吉思汗、王汗两人又(互订誓约)说:

“(今后)咱俩若遭人嫉妒,

若被有牙的蛇挑唆,

咱俩莫受挑唆,

要用牙用嘴互相说清,

彼此信任。

若被有牙的蛇离间,

咱俩莫被离间,

要用口用舌互相对证,

彼此信任。”

这样地约定后,就互相亲睦地相处。

第165节

成吉思汗想亲上加亲,遂为(自己的儿子)拙赤[1]求娶桑昆的妹妹察兀儿别吉[2],同时想把自己的(女儿)豁真别吉[3]嫁给桑昆的儿子秃撒合[4],互相换亲嫁娶。

桑昆妄自尊大地说:

“我们家的女儿如果嫁到他家,只能站在门后(做妾婢),仰看坐在正位的(主人的脸色)。他的女儿如果嫁到我家,是坐在正位上(做主人),俯视站在门后的(妾婢们)!”

他如此妄自尊大地说卑视我们的话,不肯把察兀儿别吉给我们,不同意这门亲事。

成吉思汗听到这些话后,对王汗、你勒合桑昆[5]两人心意冷淡了。注释:

[1]拙赤—《亲征录》、《元史》作术赤。成吉思汗大皇后孛儿贴被篾儿乞惕人掳去嫁给赤勒格儿孛阔所生下的长子(见《秘史》第99-102,111,254节),但成吉思汗为人通情达理、豁达大度,能谅解妻子被掳所受的委屈,始终把拙赤当作自己的长子。1207年,拙赤受命率军北征森林部落,收降了众多森林部落,成吉思汗就把这些森林部落都封赐给拙赤管领。1213年秋,拙赤受命与察合台、窝阔台率领右翼军,攻掠太行山两侧州郡。1217年,森林部落反叛,拙赤受命率右翼军讨平了森林部落。1219年秋,受命率西路军攻取锡尔河下游诸城。在半年内,攻占了昔格纳黑、讹迹邗、毡的等城。1221年,受命与察合台、窝阔台攻取玉龙杰赤城。数月后,攻克该城。其后,率军返回封地。其封地包括今西西伯利亚、哈萨克斯坦等地。约1225年病死,其第二子拔都嗣位。

[2]察兀儿别吉—《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抄儿伯姬。

[3]豁真别吉—《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火阿真伯姬,《元史诸公主表》作“太祖女、昌国大长公主火臣别吉”。

[4]你勒合桑昆—《亲征录》作亦剌合鲜昆。

第166节

双方的感情的冷淡,被札木合察觉了。猪儿年(癸亥,1203年)春天,札木合与阿勒坛、忽察儿、合儿答乞歹、额不格真、那不勤、雪格额台脱斡邻勒[1]、合赤温别乞[2]一同商量好,迁移到者者额儿温都儿山[3]后的别儿客额列惕[4]地方,你勒合桑昆那里去。

札木合(对桑昆)进谗言说:

“我的安答帖木真与乃蛮部塔汗有约定,也派有使者。他口头上(与王汗)称为父子,心里却另有图谋。你们还倚靠着他呢!如果不先下手,你们会怎么样?如果你们去攻打帖木真安答,我就从横里一同杀人。”

阿勒坛、忽察儿两人说:

“我们为你去把诃额仑母亲的儿子们干掉,把哥哥杀掉,弟弟抛掉!”

额不格真、那牙勤[5]、合儿塔阿惕[6]三人说:

“我们为你用手捉住他的手,用腿绊住他的腿。”

脱斡邻勒说:

“要设法夺取帖木真的百姓,若夺走了他的百姓,他失去了百姓还能怎么样?”

合赤温别乞说:

“你勒合桑昆王子啊!无论你怎样考虑,再长的路,我要与你一起走完,再深的深渊,我要与你一起深入到底!”注释:

[1]雪格额台脱斡邻勒—即雪干(速客虔)氏人脱斡邻勒。此人与客列亦惕部主王汗同名。他的家族是成吉思汗高祖屯必乃以来的世袭奴婢。他是第120节所载速客虔氏人者该晃答豁儿之子,速客该者温的兄弟。关于他的家世,详见第180节。[2]合赤温别乞—即《秘史》第141节之合之温别乞。此人为朵儿边部首领。

[3]者者额儿温都儿山—《亲征录》作彻彻儿运都山,《元史太祖纪》作折折运都山。培尔列认为在东经109度、北纬47度,在巴颜乌拉山区南部。温都儿,意为高地、山岭。多桑认为此山在克鲁伦河西,土拉河东。屠寄认为即土拉河南之策策山。

[4]别儿客额列惕—别儿客,意为“困难”,额列惕,意为“沙漠”。此地名意为“难以同行的沙漠”。培尔列认为在巴颜乌拉山区南部,约在东经109度、北纬47度一带。《亲征录》作别里怯沙陀。

[5]那牙勤—本节前文作“那不勤”。

[6]合儿塔阿惕—本节前文作“合儿答乞歹”。

第167节

你勒合桑昆听了这些话后,就派遣撒亦罕脱迭额[1]去把这些话转告给他的父亲王汗。王汗听到这些话后,说道:

“你们为什么对我儿帖木真那样想呢?迄今我们还倚靠着他呢,现在如果对我儿怀着那样的恶念,上天不会佑护我们的!札木合是个说话没准儿的人,是个搬弄是非的人。”

他不满意他们所说的话,(把撒亦罕脱迭额)打发回去了。

桑昆又派人去(对他父亲)说:

“有口有舌的人都是这样说的,(父亲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桑昆)反复派人去说,(王汗)都不听从,于是他亲自去说道:

“现在您还健在的时候,(帖木真)就已不把我们看在眼里,如果汗父您一旦被白呛着,被黑肉噎着,(不幸去世时,)您父亲忽儿察忽思不亦鲁黑汗辛辛苦苦收集来的百姓,还能让我们管吗?不知要让谁来如何管呢!”

王汗听了后,说道:

“我怎么会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你)呢?(但是)迄今我们还依靠着他,怎么可以对他怀有恶念呢?上天不会佑护我们的。”

听了他的话,他的儿子你勒合桑昆烦恼地推开门出去了。

王汗心疼自己的儿子桑昆,就把他叫回来说:

“我只担心不受上天的佑护,怎能舍弃自己的儿子呢?你们尽所能地去做,好自为之吧。”注释:[1]撒亦罕脱迭额—《亲征录》作塞罕脱脱干。

第168节

于是,桑昆说道:

“他们曾求娶咱们家的女儿察兀儿别吉,现在约定日子,去对他说:‘请你来吃许婚筵[1]’,把他叫来,然后把他捉住。”

大家都说:“好,就这样吧!”

商议已定,就派人去(对成吉思汗)说:

“我们把察兀儿别吉许给你们,请你来吃许婚筵吧。”

成吉思汗被邀请后,带着十个人前去。途中,在蒙力克父亲[2]家里住宿。

蒙力克父亲说:

“(以前)求娶察兀儿别吉时,他们瞧不起咱们,没有答允。如今为什么反而特地请你去吃许婚筵呢?妄自尊大的人,为什么突然又答允亲事,来邀请你去呢?说不定是什么心思。吾儿你要弄清楚了再去。(不如)借口春天到了,我们的马瘦,要饲养马群;派人去推辞掉。”

(成吉思汗)遂不去(赴筵),派不合台、乞剌台[3]两人去吃许婚筵。成吉思汗从蒙力克父亲家回去了。

不合台、乞剌台两人来到那里,(桑昆等人)商议说:

“(咱们的计谋)被发觉了,咱们明天早晨去包围他,把他捉住!”注释:

[1]许婚筵—《秘史》原文为“不兀勒札儿”,旁译“许婚筵席”,《元史太祖纪》作“布混察儿”,注曰:“许亲酒”,不确切。“不兀勒札儿”一词,原义为“羊的颈喉”。羊颈喉的筋肉坚韧,颈骨坚硬,意示坚久不离。许婚筵上吃这个东西,表示两家的婚事不再翻悔,夫妻成婚后百年好合。因此吃“不兀勒札儿”,也就成了吃许婚筵的意思。这种风俗至今还流行于蒙古地区。

[2]蒙力克父亲—《秘史》原文为“蒙力克额赤格”。《亲征录》作蔑里也赤格。额赤格、也赤格,意为“父亲”。见第59节注[1]。

[3]不合台、乞剌台—《亲征录》作不花台、乞察。

第169节

阿勒坛的弟弟也客扯连[1],把议定包围、捉拿(帖木真)的话,带回到他家里说:

“大家商议好了,明天早晨去捉拿帖木真。如果有人把这话送去给帖木真,(不知)将会得到怎么样的报答呢?”

他的妻子阿剌黑亦惕[2]听了他的话后,说:

“你胡说些什么,不怕有人听到当成真事吗?”

他俩正在那样说话时,他的牧马人巴歹[3]送马来听到这些话后回去了。

巴歹回去把(也客)扯连的话对他的同伴牧马人乞失里黑[4]说了。

乞失里黑说:

“我再去探听探听。”

说罢,他就到(也客扯连)家里去了。

这时,(也客)扯连的儿子纳邻客延[5]正坐在(帐房)外面磨箭,边磨边说:

“刚才开会商议时说什么(谁泄露出去),就割谁的舌头,这又能挡得住谁的嘴呢?”

说罢,纳邻客延又对他的牧马人乞失里黑说:

“把篾儿乞惕白马和白嘴枣骝马这两匹马抓来栓上,今夜早早就要骑马出发。

乞失里黑回来对巴歹说:

“你刚才(听到)的话已经证实了,如今咱俩去报告帖木真把。”

两人商量好后,就去把篾儿乞惕白马和白嘴枣骝马抓来栓好。晚上在自己的帐房里,杀了一只羊羔,燃板煮熟,骑上栓着的篾儿乞惕白马和白嘴枣骝马,连夜赶到成吉思汗那里。

从(成吉思汗的)帐庐后面,巴歹、乞失里黑两人把也客扯连所说的话,他儿子纳邻客延所说的话,“把篾儿乞惕白马和白嘴枣骝马这两匹马抓来栓上……”等等话语,全部都(向成吉思汗)报告了。

巴歹、乞失里黑又说:

“若蒙成吉思汗恩赐,请不要怀疑我们所说的话,他们已经议定,要来包围捉拿您了!”注释:

[1]阿勒坛的弟弟也客扯连—也客扯连为合不勒汗第五子忽阑之子,阿勒坛则为合不勒汗第四子忽图剌汗之子,故也客扯连为阿勒坛的堂弟。此也客扯连为蒙古乞颜氏人,不可与成吉思汗的妃子也速干、也遂的父亲塔塔儿人也客扯连混淆为一。也客扯连,《亲征录》译作也可察合阑。

[2]阿剌黑亦惕—白鸟库吉认为应修正为阿剌黑赤惕,为“斑色雌动物”之意。

[3]巴歹—《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把带,《元史食货志岁赐》作八答,《元史木华黎传》作拔台。王汗灭后,他受封为答剌罕。蒙古建国后,受封为第五十五位功臣、千户长。

[4]乞失里黑—《秘史》又译乞失黎黑,《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乞失力,《元史哈剌哈孙传》作启昔礼。《长春真人西游记》作吉息利答剌罕。蒙古斡罗纳儿氏人。王汗灭后,他与巴歹同受封为答剌罕。蒙古建国后,受封为第五十六位功臣千户长。后曾从征西域、西夏等地。

[5]纳邻客延—《亲征录》作纳怜。

蒙古秘史卷六

第170—185节消灭客列亦惕部

第170节

成吉思汗接受了巴歹、乞失里黑的忠告,对两人报告的话深信不疑,连夜通知住在附近的可倚靠的人们,抛下所有的东西,轻装避走。

他们连夜动身,沿着卯温都儿山[1]背后行进。在卯温都儿山背后,依靠兀良合惕氏人者勒蔑豁阿[2]在后面担任后哨,设置了哨望所而行进。

第二天,过了中午,太偏西时,到达合剌合勒只惕额列惕[3](沙碛)停下休息。

停下休息时,阿勒赤歹[4]的牧马人赤吉歹、牙的儿[5],一路上在青草里边放牧马群,边走时,(忽然)看见了后面沿着卯温都儿山前经过忽剌安不鲁合惕[6]而来的敌人所扬起的尘土,就说:

“敌人来了!”

他们把马群赶了回来,又说道:

“敌人来了!”

大家听说敌人来了,张眼望去,望见了沿着卯温都儿山前,经过忽剌安不鲁合惕(红柳林)扬起的尘土,就说:

“那是王汗追袭来了。”

成吉思汗看见了那里扬起的尘土,就命人把马抓来驮上东西出发。如果没有看到那些扬起的尘土,就会遭受意外袭击。

札木合与王汗一同前来。王汗向札木合问道:

“帖木真儿子处,有哪些人像是能厮杀的?”

札木合说:

“他那里有称为兀鲁兀惕和忙忽惕的部众,是他的能厮杀的部众,他们善于转换阵势、有次序地回旋冲杀,自幼熟练刀,他们的旗帜有黑旗、花旗。那些人是应当提防的。”

王汗听了他的话后,说:

“那样的话,咱们就让合答黑[7]率领只儿斤部勇士们去与他们对阵厮杀,让只儿斤部勇士们冲上去!咱们让土绵土别干部的阿赤黑失伦[8]作只儿斤部的后援,冲上去!咱们让豁里失列门太师[9]率领我王汗的一千名侍卫军做董合亦惕部的后援,冲上去!咱们让我们的大中军[10]做千名侍卫军[11]的后援,冲上去!”

王汗又说:

“札木合弟,你来指挥我们的军队吧!”

札木合听了他的话后,独自对他的亲兵们说:

“王汗让我指挥这支军队,我(以前)与(帖木真)安答厮杀,(常)不能(胜他)。如今让我指挥这支军队,(可见)王汗还远不如我,他只是个平庸的伙伴。让人去给(帖木真)安答传话,安答你不用怕,但要谨慎!”

说着,札木合就暗中派人去传话给成吉思汗说:

“王汗问我:‘帖木真处,有哪些人像是能厮杀的?’我说:‘以兀鲁兀惕人和忙忽惕人为首。’根据我的话,他命令只儿斤部为先锋,议定以土绵土别干部的阿赤黑失伦为只儿斤部的后援,以王汗的千名侍卫军的长官豁里失列门太师为董合亦惕部的后援,又以王汗的大中军为他的后援。王汗又委托我说:‘札木合弟,请你指挥军队。’由此可知他是个平庸的伙伴,怎能一同指挥军队呢?以前我与安答你厮杀,就敌不过你。王汗还不如我。安答你不用怕,但要谨慎!”注释:

[1]卯温都儿山—卯,意为坏,恶;温都儿,意为高地、山。卯温都儿山,意为恶山。《亲征录》作莫运都儿山。此山在哈拉哈河上源努木尔根河附近。

[2]者勒蔑豁阿—豁阿,意为漂亮、美,为者勒蔑之美称。拉施特《史集》称为者勒蔑兀哈,“兀哈”意为莽夫、勇士。

[3]合剌合勒只惕额列惕—意为“黑秃秃的沙漠”。《亲征录》作合兰只之野。《元史太祖纪》作哈阑真沙陀。其地在努木尔根河以南。

[4]阿勒赤歹—成吉思汗三弟合赤温的儿子。又译按只带、按赤带、安赤台、额勒只带等。合赤温早死,蒙古建国后,成吉思汗封阿勒赤歹二千户领民,其封地在兀鲁回河(今乌拉盖河)及其以北地区。1230年,从征金。1232年初,率军渡黄河,与拖雷会师三峰山(今河南禹县南),大破金兵。1233年,与贵由率军征辽东,擒灭割据辽东的蒲鲜万奴。1236年,受封济南路。其后裔世袭济南王。

[5]赤吉歹、牙的儿—《亲征录》作太出、也迭儿。拉施特《史集》作泰出、札卜乞台也迭儿。

[6]忽剌安不鲁合惕—意为红柳林。《亲征录》作“忽剌阿、卜鲁哈”,误以为二山。

[7]合答黑—《秘史》后文作合答黑把阿秃儿。为客列亦惕诸部中最强悍的只儿斤部(《亲征录》作朱力斤部)勇士的统将,后在者折额儿温都山的折儿合卜赤孩峡口率其部众奋力苦战三天三夜,抵抗成吉思汗军围攻,以掩护王汗逃走。战败降顺,被成吉思汗赦免,将他与一百名只儿斤人赐给功臣忽亦勒答儿的家属世代为奴。

[8]阿赤黑失仑—《亲征录》作阿赤失兰。

[9]豁里失列门太师—《亲征录》作火力失烈门大石。

[10]大中军—《秘史》原文为“也客豁勒”,旁译“大中军”。

[11]侍卫军—《秘史》原文为“土儿合兀惕”,旁译“护卫”。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